您所在的位置:古典文學 > 國學經典 > 文化雜談 >
登錄 新用戶注冊

潘金蓮為何撩不到武松

作者:閆紅來源:古典文學網發表于:2016-12-15閱讀:
(一)

前度見段宏宇老師的一篇奇文《人徒手打死老虎這件事,連常識關都過不了》,說的是武松打虎事件。他說的沒錯,常人別說打虎,打死一頭牛都不易。但小說家言,多有夸張語,武松打虎固然不合常識,魯智深倒拔垂楊柳豈不是更聳人聽聞?當然我也知道段老師不是要跟施耐庵老師較這個真,不過是借這個話頭,做些常識普及而已。

普通人是打不了虎的,武松能打虎,說明他不是普通人。打虎是他的出場秀,艷驚四座,見者皆驚為天人。記得高中課本里就選了這一段,還是必背的段落。

當時有口無心的,也背了下來,許多年后重讀,在英雄氣概之外,倒讀出些悲涼來。武松何以能打虎,要打虎?是因為他不得不如此,他上景陽岡看似偶然,實則是緣著前路一步步行來,必然地,要跟那只猛虎狹路相逢——好的寫作者不生產人性,只是人性的搬運工。

武松原本清河縣人士,酒后與人相爭,以為自己打死了人,遠遁他鄉。后來聽說那人沒死,就打算回歸故里。途經景陽岡,在山下店家一再告訴他山上有老虎,且等明日再過岡,武松的反應卻是:“你留我在家里歇,莫不半夜三更,要謀我財,害我性命,卻把鳥大蟲唬嚇我?”

這話,一半是玩笑,一半是真心,他未必認為店家要謀財害命,卻不信人家對他會有這份好心。等他來到山腳下,“見一大樹,刮去了皮,上面寫著兩行字……‘近因景陽岡大蟲傷人,但有過往客商,可于巳、午、未三個時辰,結伙成隊過岡,請勿自誤’”,他仍然認為這是酒家的伎倆,要賺客人在他家留宿。

直到他來到一個破落的山神廟,看見門上貼著官府的印信榜文,才相信山上有虎。他欲待轉身再回酒店,又尋思道:“我回去時,須吃他恥笑,不是好漢……怕甚么鳥!且只顧上去看怎地!”

這里寫出武松的神威沒錯,卻也寫出武松高度的戒備與自尊心,他防范人多于防范虎,這也難怪,他之前雖然不曾見過虎,卻已經懂得,人性惡于虎。


▲ 《武松打虎》繪本,劉繼卣繪

(二)

關于武松來歷,書中未曾交代太多,單知道他曾與哥哥武大相依為命,武大賣炊餅為生,處于社會最底層,又是個侏儒,曾受不少欺負。昔年武松喝多了就跟人打架斗毆,時常吃官司,害得武大隨衙聽候,但也因此沒人敢惹他們。可是,武松并不是一開始就有這番好身手的,在他長大成人之前,武大保護不了他,他對世間真相多一點了解,就對人性多一些悲觀。

他一出場,便是冷面冷語。當時宋江新投柴進大官人,英雄惜英雄,不免多喝了幾杯,宋江起身凈手,在走廊盡頭,一腳踩在一只鐵锨上,鐵锨上卻有一團炭火,拍在了躲在那里就火的大漢臉上。

這是一幅頗有意味的對照,當宋江與柴進在暖和的房間里,喝著酒,“各訴胸中朝夕相愛之念”時,武松縮在廊下,就著鐵锨里的炭火取暖。他揪住宋江的衣領要打他,莊客忙制止道:“這位是大官人最相待的客官”。武松道:“‘客官’,‘客官’,我初來時也是‘客官’,也曾‘最相待’過,如今卻聽莊客搬口,便疏慢了我,正是‘人無千日好’!”

他道出了世態炎涼,人與人初相見時,稍有投緣,彼此都會產生美好想象,放大那份好感。可惜這好感,經不起世事擦拭,若沒有資源加持,很快就露出破綻來。書中說是武松性格暴躁,遭莊客在柴進面前搬口,可是若他有家底,莊客又豈敢在柴進面前說三道四,柴進又豈會因這些閑言碎語,對他冷遇至此?


▲ 《水滸傳》劇照

武松出身寒微,野蠻生長,身長八尺,渾身上下有千百斤力氣,算得上一個英雄好漢。只是,任你渾身鐵,又能打幾根釘?在這世間,縱有一雙鐵拳,仍然隨時都有被暴擊被暗算的風險,自尊自負又自知,使他常處于緊繃的狀態里,養成了警醒也不無焦躁的個性。

緊繃的他,寧可與老虎死磕,也不愿遭人恥笑,明知山有虎,他也得上景陽岡。

打虎不但是武松武力的一次展現,也是他內心的一次大爆發,走投無路,孤注一擲,他與老虎之間必有一死,最終是他滿身血污地贏了。這是一個暗喻,也是他接下來人生的縮影,他無所依憑,必須赤手空拳地為自己打開一條血路。

(三)

只是在他徹底跟生活硬碰硬之前,插入了一段短暫的蜜月期,這是打虎換來的福利,他得到陽谷知縣的欣賞,知縣要賞他一千貫,他答曰:“小人托賴相公的福蔭,偶然僥幸,打死了這個大蟲,非小人之能,如何敢受用?小人聞知這眾獵戶,因這個大蟲受了相公責罰,何不就把這一千貫散給眾人去用?”

這段話大氣、厚道,謙虛,還很有分寸,與他在莊客、店家乃至宋江面前的言談都不同,關鍵時候,武松還是挺擅長辭令的嘛。知縣覺他忠厚仁德,當即任命他為都頭。武松跪謝道:“若蒙恩相抬舉,小人終身受賜。”他停下看望哥哥的腳步,安心地走馬上任。

巧的是,武大因為娶了潘金蓮,被地痞流氓騷擾,在清河縣呆不下去,也來這陽谷縣謀生。幾日后,他們在街上遇見,彼此大為歡喜,武大將武松帶回家,兄弟二人各種親熱自不必說,更上心的是武松的嫂子潘金蓮,一個勁兒攛掇他搬到家中來住。

我們都知道,潘金蓮別有用心,但武松不知道,他覺得這主意不壞,就收拾了行李搬了過來。書中寫潘金蓮,“如半夜里拾金寶的一般歡喜”。拾金寶是意外之財,還是在半夜里,更顯出潘金蓮那舍不得與人分享的喜出望外,她很文藝地以為,她嫁給武大,只不過是為了遇到武松:“想不到這段姻緣,卻在這里。”

當潘金蓮以一種戀愛的心情,對武松浮想聯翩時,警醒如武松,居然毫無察覺。也許是他經受的風雨太多,很享受在這無序世間終于建立起的這個和諧小世界:他和哥哥嫂子同住,他能保護他們,他們也疼愛他。這幾乎是他一生里的黃金時代,他終于不用那么緊繃,還特意買了彩色緞子,送給潘金蓮做衣服。

武松竭心盡力守護這氣氛,潘金蓮卻在想方設法地想要突破它,她想要的不只是這些。

機緣出現在一個下雪的中午——順便說一句,《水滸傳》寫四季特別像四季,智劫生辰綱非得在那樣一個著火般的夏日正午,一場大雪,讓林沖夜奔,更顯愴然。如果我們的道德那根弦稍稍放松一點,也許會覺得潘金蓮選的這個中午,還挺有氣氛。

那之前已經下了一天的雪,第二天早晨,武大和武松各自出門,武大要做一天生意,中午,武松戴著氈笠兒踩著亂瓊碎玉歸來。潘金蓮準備了酒肉,還簇了一盆炭火,雖然稱不上“紅泥小火爐,綠蟻新醅酒”,但下雪會造成一種隔絕感,世界很遠,你很近,外面很冷,眼前的你讓我覺得很暖,此刻,我不關心全世界,我只關心你。

雪天、火爐、簾子、熱酒、小菜、美人、笑臉……真是很容易將人催眠啊。然而,當潘金蓮將一張瀲滟的笑臉湊過來,說:“你若有心,吃我這半盞兒殘酒”時,那溫軟的時光戛然而止。武松劈手奪過酒杯,潑在地上,罵道:“嫂嫂!休要恁地不知羞恥!”,將手一推,差點將潘金蓮推倒,還聲稱:“稍有風吹草動,武二眼里認得是嫂嫂,拳頭卻不認得是嫂嫂。”


▲ 《水滸傳》劇照

這反應也太激烈了。潘金蓮的做法是大有問題,但是換成一般人,不管被什么人表白,心里都會生出一種幻覺,認為是自己魅力巨大,讓對方迷失,即便正色拒絕,也會有點感念這“知遇之恩”的。

武松的腦回路不同常人,他馬上識別出,這只是潘金蓮生性輕浮,她會對自己這樣,也會對別人這樣,他嗅出了危險的味道,需要立即警告她。他是一個不會產生幻覺的人。

潘金蓮的撩撥擊碎了武松的安全感。在他心中,哥哥和他是一體的,潘金蓮欺負他哥哥,也就欺負了他內心里弱小敏感的那一部分。

這是一 ,其二,武松經歷過長期貧窮困窘的生涯,像他這樣驕傲的人,須得給自己找到幾個立足點,一身功夫是其一,道德潔癖是其二,他武二縱然不曾發跡,但絕不是那種“豬狗不如”的人,潘金蓮這是想什么呢。

第三,我們說了,武松一向活得緊繃,不能容許這個好容易建立起來的和諧小世界出現缺口。他混跡江湖多年,深知千里之堤,潰于蟻巢,必須嚴陣以待。疾言厲色教訓完了潘金蓮還不算,知縣安排他出長差,他特意回到哥哥家中,叮囑武大做好防范,要他每天遲出早歸,歸來便下了簾子,早閉上門。


▲ 《水滸傳》劇照

(四)

潘金蓮有點傷自尊,哭鬧了一場,也就算了,看武大每天果然遲出早歸,下了簾子關上門,她也就依順了他,估摸著武大快要回來時,先把簾子下了。

如果不是武松這樣提防,而潘金蓮又無奈地配合,那挑簾子的竿子,也許就不會不早一步,也不晚一步地打在西門慶的頭上,也就沒了后面的血雨腥風。這說明什么呢?說明在一個無序的社會里,不管你怎樣緊繃,怎樣防范都沒有用,沒準還適得其反,越是用力,越有可能走向它的反面。這是命運對于武松的一個惡毒的嘲弄。

當武松遠行歸來,發現哥哥命喪黃泉,嫂子與人勾搭成奸,他首先想到的是走法律渠道,細心搜集證據,尋找證人。此時他好歹是個都頭,才在知縣面前立了功,按說能跟知縣說上話了,可惜,遇到大事,真相才會水落石出,與西門慶帶給知縣的利益相比,他的分量很有限。

知縣把他擋了回去,他瞬時間回到起點,什么交情,什么都頭,什么打虎英雄的輝煌履歷,統統歸零,他有的,還是自己那一雙赤手空拳。好在,武松從來都能平靜地接受殘酷,他立即轉過身,準備好紙筆,鋪下酒食果品,請來高鄰,在他們的見證下殺嫂祭兄,再干掉西門慶,整個過程行云流水,沒有一絲泥滯。


▲ 《水滸傳》劇照

他被刺配孟州。長路漫漫,前途茫茫,世間再無親人,他成了一個囚犯 。擬想那光景,當是無盡蒼涼,但武松未見異常,相反,在兩個押解他的公人面前,他都保持著支配者的姿態,依舊強勢,警覺,一刻也不放松。

在十字坡,他一眼就識出孫二娘開的黑店里大有名堂,他佯裝不知,戲耍了她,然后與孫二娘夫婦不打不相識地成為朋友。聽孫二娘兩口子說起曾經殺過無辜之人,也完全無感,在一個叢林社會,弱肉強食天經地義,劫匪與官府,不過是不同的利益群體而已,他見得多了,見怪不怪。

在孟州監獄,他受到施恩精致牢房豐盛牢飯的禮遇時,不相信有無緣無故的善意,他一再要幕后者出場,聽到對方是想借他一用,他簡直是迫不及待了。

禮遇他的人是施恩,聽聽這名字,就知道,施恩者,圖報也。這位施恩黑白兩道通吃,主流身份是官府監獄里的管營,閑來則在快活林里收保護費。

這個快活林,聽起來是不是跟“天上人間”有點像?那確實也是個繁華之地,“有百十處大客店,二三十處賭坊兌坊”。施恩自陳“往常時,小弟一者倚仗隨身本事,二者捉著營里有八九十個拼命囚徒,去那里開著一個酒肉店,都分與眾店家和賭錢兌坊里。但有過路妓女之人,到那里來時,先要來參見小弟,然后許她去趁食……每朝每日,都有閑錢,月終也有三二百兩銀子尋覓”。

這么個賺錢買賣,被他的同事張團練覬覦,張團練弄來個諢號“蔣門神”的蔣忠,將施恩痛毆了一頓,占據要塞津,自收保護費。

(五)

就是一起黑吃黑的紛爭,跟武松描述這件事的施恩卻以受害者自居,他爸老管營說得更為堂皇:“愚男遠在快活林中做些買賣,非為貪財好利,實是壯觀孟州,增添豪俠氣象”,說得好像他們好像是在搞精神文明建設似的。

怎樣描述這件事,對于武松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一身好功夫再次找到了買家。他幫施恩干翻了蔣門神,奪回了快活林,之后,施恩父親的上司、孟州御兵馬都監張大人也看上了他的威武雄壯,要他做自己的帳前親隨。

武松當即跪下稱謝道:“小人是個牢城營內囚徒,若蒙恩相抬舉,小人當以執鞭隨鐙,伏侍恩相。”他仍然很會說話,也許以為這一套自己已經熟門熟路,不過是利用和接受利用,收買和接受收買,還能有什么呢?

起初似乎就是這樣。他在張都監那兒混得很不錯,有人有事要求著張都監的,就來找武松,武松跟張都監一說,張都監都答應。人家送他些金銀、財帛、緞匹之類酬謝,武松買了個柳藤箱子,把那些東西鎖在里面。

你看,武松也很懂官場上那一套,知道怎樣把張都監的抬舉給變現啊。只是,一向警覺的他,忽略了一點,他到底何德何能,讓張都監對他如此厚愛?在陽谷縣縣令那里,他有打虎英雄的光環,在施恩面前,他一時半會就能派上用場,在張都監這兒,他寸功未立,怎能就大喇喇地以紅人自居了?

說來還是武松內心太希望被收購,他生而赤貧,只有這一身功夫,希望能賣給識貨者,提升階層,出人頭地,而張都監,貌似眼下最具實力的買家,他以為,只要他勤勉謹慎,就能夠再次達成一樁兩全其美的交易。

他太過一廂情愿了,張都監沒那么需要他,他要的是別的。他是張團練的結義兄弟,倆人一道分成都未可知。武松想象中的完美交易,不過是他們聯手做的一個局,先把武松賺入府中,再栽贓陷害,最后將他徹底了結。

中秋之夜,張都監邀了武松一道賞月,還要把一個歌姬送他做個妻室,武松欲迎還拒,心內非常領張都監的情。回房后聽見有人喊“有賊”,他心道:“都監相公如此愛我,他后堂內有賊,我如何不去救護?”正是這份殷勤,將他引入圈套,他成了被捉拿的賊。

然后被收監,被押解,他干掉了兩個想要暗算他的公人,返回張府,血濺鴛鴦樓,殺掉張都監張團練以及蔣門神,乃至丫鬟門房等一共十五口。他撕下死人的衣襟,蘸了血,在粉壁上寫:“殺人者,打虎武松也”。這八個字,是快意恩仇,也是借此洗刷被愚弄的恥辱。


▲ 《水滸傳》劇照

(六)

他一路遁逃,在白虎山孔太公莊上與宋江重逢,兩人有一番特別交心的對話,宋江邀武松同去小李廣花榮府上,武松道:“武松做下的罪犯 至重,遇赦不宥,因此發心,只是投二龍山落草避難”。

“遇赦不宥”四個字,何其悲涼,他知道主流社會已經徹底對他關上大門,只有去投奔他先前拒絕過的二龍山了。就算這樣,他還是給自己留了一條后路,他對宋江說:“天可憐見,異日不死,受了招安,那時卻來尋訪哥哥未遲。”

一句“天可憐見”更是悲愴,也道出他對被招安的期盼。注意,武松是《水滸傳》里第一個提出“招安”的人,他跟宋江說這兩個字時,宋江都還沒打算落草為寇,落到這個份上,武松仍然沒有對主流道路死心,這是不是有點奇怪?

其實并不奇怪,武松不同于李逵,也不同于阮家兄弟,他雖然也曾跟人打架斗毆,從他后來并不喜歡惹是生非看,一定是反抗多于挑釁。他還是規則之內的人,對綠林生涯沒有想象力,又自視甚高,他能夠想象的前程,就是靠著自己的能耐,依附于某一股勢力,獲得賞識和提拔。

柴進不是他的伯樂,他很不快。后來無論是在清河縣知縣面前,還是在張都監面前,他的配合度都非常高,動輒跪下,自稱小人,稱對方為恩相。施恩不過是個小管營,但縣官不如現管,在他面前,武松也傾盡全力。外表忠直的他,頗善利己之道。

他有混體制的素質,有能力,有眼色,話少,懂得跟人。就是這樣一個人,卻處處受阻,欲求一容身之地而不得,變成了朝廷重犯 ,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堪稱荒謬。

武松的短板有兩點,一是底子薄,他太草根了,不尋是非,也有是非來尋他,這也許是中國人咬牙切齒要做人上人的緣故,否則的話,總有一種傷害讓你淚流滿面。

其次,是臉皮薄。武松殺起人來不眨眼,心硬如鐵,但自尊心太強了,很多東西咽不下去,學不會包羞忍辱,做不了將復仇周期放到十年的君子,更愿意來明的,敞開了干,而混在體制,不玩點陰謀詭計,出門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武松之于主流生涯,是“我本有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但他始終不拋棄不放棄,等待老天可憐,等待運氣回黃轉綠,等待他的日子終于到來,像宋江給他畫的那個餅:“如得朝廷招安,你可攛掇魯智深降了,日后但去邊上一槍一刀,博得個封妻蔭子,久后青史上留得一個好名,也不枉了為人一世……兄弟,你如此英雄,決定做得大事業,可以記心,聽愚兄之言。”


(七)

武松是第一個提出招安的人,也是第一個反對招安的人,提出與反對,他面對的對象,都是宋江。

第七十一回,梁山一百零八將聚齊,宋江心情大好,要做醮報答天地,超度亡魂,最重要的是“愿朝廷早降恩光,赦免逆天大罪,眾當竭力捐軀,盡忠報國,死而后已”,招安的思路顯而易見,所謂做醮只怕也是為了凸顯這個主題。

隨即天降隕石,宋江叫人挖出來一看,是個石碣,上面皆是龍章鳳篆蝌蚪之書,人皆不識,解釋權在誰手上就很重要了。有一個何道士,自稱家中有密碼本,他能翻譯出來。宋江大喜,讓他看了,何道士說,這石碣前后都是梁山好漢的名字,側首一邊是“替天行道”,一邊是“忠義兩全”,眾人都做驚訝領悟狀,呵呵,宋江玩的是套路,諸將拼的是演技。

接著,宋江舉辦了一個菊花之會,將山上山下的兄弟,不論遠近,都召山上赴宴,他也沒有發表什么重要講話,只是做了一首詞,叫樂和來唱,最后兩句是:“日月常懸忠烈膽,風塵障卻奸邪目。望天王降詔,早招安,心方足。”這個菊花之會因何而開,想來大家都已經明白。

武松先跳了出來,叫道:“今日也要招安,明日也要招安去。冷了兄弟們的心。”李逵睜圓怪眼,大叫道:“招安,招安,招甚鳥安!”宋江當即要砍了李逵的頭,諸將當然要為他求情,宋江當然只能赦免他,他對眾人說:“我在江州,醉后誤吟了反,得他氣力來,今日又做滿江紅詞,險些壞了他性命。”

這話差不多是威脅了,潛臺詞是,李逵和我有這般交情,我還要砍了他,你們試試看?他隨后又放緩口氣,對武松說:“兄弟,你也是個曉事的人,我主張招安,要改邪歸正,為國家臣子,如何便冷了眾人的心?”

武松沒有回答,魯智深為他代言,說:“只今滿朝文武,多是奸邪,蒙蔽圣聽,就比俺的直裰染做皂了,洗殺怎得干凈?”

竊以為,這話是兩層意思,第一層自然是說朝廷黑暗。第二層怕是在說他們自己,一日為匪,終身是匪,怎能輕易洗白?無論是朝廷方面,還是他們自身的緣故,都無法同乘一條船了。魯智深說:“招安不濟事,便拜辭了,明日一個個各去尋趁吧。”

武松的轉變不難理解了,他到二龍山落草,與魯智深與楊志為伍,這兩人在體制內都曾有一席之地,一個是延安府老種經略帳前提轄,一個是東京殿帥府制使官,最終不是跟他一樣,以打劫為生?魯智深也許還會給武松講起他的好友林沖,八十萬禁軍教頭,本事比武松大,比武松還謹慎,又能忍,卻落得家破人亡,自己也險些送了性命。

“一槍一刀,博得個封妻蔭子”,這是一個多么天真感人的夢。猶如你遙望遠處燈火樓臺,瑩瑩有光,心中羨慕,只有在那里走過一遭的,才知道一樣藏污納垢,朝不保夕。魯智深與楊志的一路經歷,足以為草根武松開悟。

但武松說的沒用,魯智深說的也沒用,宋江才是梁山一把手,大權在握,眾人即便不以為然,也只能是“皆稱謝不已”。

宋江積極運作,走了名妓李師師的后門,打動了宋徽宗,派來了招安代表。梁山好漢成了朝廷可以利用的一支軍事力量——這也是他們自己期待的,被招安不是目的,是過程,進入體制內,將一身本領賣與帝王家,成為主流社會的贏家,才是這個貌似桀驁的群體的終極追求。

有什么辦法呢?買家太少,皇帝做的是壟斷生意,他們并沒有太多選擇。

他們首先被派去迎戰遼國,如天降神兵,將遼軍打了個落花流水。又被派到江南戰場上征討方臘,這回就沒那么順利,但見好容易攢齊的一百零八將,像秋葉般紛紛凋零,三言兩語間就能死掉好幾個,待到他們終于得勝歸來,入京朝覲的只有二十七人。

魯智深沒有回來,他在六和塔下的寺廟中坐化了,“聽潮而圓,見信而寂”,花和尚自己成全了自己。在坐化之前,宋江邀他進京,以“圖個封妻蔭子,光耀祖宗,報答父母劬勞之恩”為誘惑,他拒絕了:“灑家心已成灰,不愿為官,只圖尋個凈了去處,安身立命足矣。”宋江又勸他到京師找個名山大剎,當個僧首,“也光顯宗風,亦報答父母”,魯智深也拒絕了:“都不要,要多也無用。只得個囫圇尸首,便是強了。”

武松也沒有跟宋江回去,在戰斗中他失去了一條胳膊,“已成廢人”,同樣失去的,還有他曾經的進取心,他只愿留在六合寺里了此殘生,這個做了許多年假頭陀的人,到此真的出了家,后至八十歲而終。

一百零八將里,真正以佛門為歸宿的,只有魯智深與武松兩人,魯智深外表莽撞兇悍,內心卻有一種慈悲,他原本就有佛緣,皈依佛門,是理所當然。

武松則不同,他精細敏感,使得他總難免為塵世所擾,被誘惑牽制,這誘惑不是聲色犬馬的享樂,而是被尊重被認可,出人頭地,如宋江所言,光耀門楣,超越自己的階層,這也是許多男人的夢。這份心,在亂世中,一寸寸地灰了,作者把他支派到魯智深身邊,也是一種慈悲心,幫他找個能度他的人。

武松的一生,是一個草根英雄的輾轉騰挪,他曾倚仗神勇,想與命運達成圓滿的合作,卻每為造化所弄,心事都成虛,斷臂實則大有寓意,是他的一個大決心,卸除了武力之后,他才終于找到自己的落腳點,雖然寂寞了點,但一年年面對那潮漲潮落,知世事如潮,他不再期待什么,做了內心的主人,這,也算是一個完美的收梢。
本文來源于古典文學網www.crimcm.tw),轉載請保留原文鏈接及注明出處。
最新評論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相關閱讀
  • 春秋時美女標準:修長、高大、豐滿、白皙16-01-25

    說起春秋時代的美女,知名度最高的當然是西施,西施具體漂亮到什么地步,史料里沒有具體的描繪,尤其是對于身材五官本身,誠所謂無圖無真相。好在有《詩經》,給我們留下了...

  • 古代文學中的六大毒草 斷腸草毒死了神農氏14-10-15

    在我國古代的文學作品與文人筆記中,有六種毒物常被提及,它們是斷腸草、鴆酒、鶴頂紅(砒霜)、夾竹桃、見血封喉、曼陀羅。 斷腸草 斷腸草又名鉤吻,還稱胡蔓藤、大茶藥、...

  • 納蘭性德:我是人間惆悵客,知君何事淚縱橫16-03-09

    納蘭其人:貴胄子弟,詞壇大家 納蘭性德,字容若,清朝著名詞人。納蘭性德自幼飽讀詩書,文武兼修,十七歲入國子監,十八歲參加順天府鄉試,考中舉人。十九歲參加會試中第...

  • 習近平引用的古典名句之 心得·民本篇14-10-21

    民惟邦本,本固邦寧。 習近平《干在實處走在前列》 政之所興在順民心,政之所廢在逆民心。 習近平在紀念毛澤東同志誕辰120周年座談會上的講話 樂民之樂者,民亦樂其樂;憂...

  • 山下洋子:喜歡中國文學,特意來中國研修14-10-15

    見到山下洋子時,她留著微卷的褐色短發,穿著清爽的白色T恤和深藍色牛仔褲,亮色口紅讓她看起來很是精神。整個采訪過程中,她一直把雙手謙恭地放在端坐的膝蓋上,顯得十分...

  • 《古文觀止》中最經典的九大智慧名言!16-12-17

    《古文觀止》既是一部形象的中國歷代散文大觀,也是一部活生生的散文發展歷程。書中不乏陶淵明、韓愈、柳宗元、歐陽修、蘇軾等名家的大作,《左傳》、《史記》、《戰國策》...

  • 這些古人,再堅持一萬多年就能見到軒轅黃帝16-01-21

    美國當地時間12月17日,國際著名學術期刊《科學公共圖書館-綜合》在線發表了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與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的最新研究成果《中國西南晚更新世與古老型人類...

  • 古代科舉考試落榜生人才多 杜甫、柳永皆落榜14-10-15

    在中國歷史上,科舉考試自隋朝始至清朝終,這個古代的高考更是令人糾結,多有失意者。 這些失意者大致分兩類,禁考和落榜。禁考即被剝奪了考試資格,大詩人李白就是禁考的...

  • 漢代奢靡地宮深埋富二代16-01-25

    自南朝以后,龍態開始萎靡,龍勢走向猙獰,及至唐朝,龍被體制化了。龍為九五之尊,只有皇帝配享,懸于雕梁,臥于皇袍,伏于宮壁一條從遠古飛來的蒼龍,迷失為皇帝的家寵。...

  • 你最想生活在哪個朝代?不一樣的宋朝16-03-01

    網上曾經流行過一個帖子,名為你最想生活在哪個朝代。據說,參與回答的人士大都選擇了宋朝,理由是,宋朝是一個富庶的朝代,社會開放,商業發達,市民的生活豐富多元,有著...

相關欄目:
  • 文化雜談
  • 經典文摘
  • 風云人物
  • 國學資訊
  • 儒家
  • 道家
  • 墨家
  • 法家
  • 新快3和值技巧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