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新用戶注冊
您所在的位置:古典文學 > 古典小說 > 古典武俠小說 > 七劍十三俠 >

第四十二回 張家堡廝打成相識 英雄館舉鼎遇故人

    卻說包行恭回身要走,不防他夾背打來,雖不大礙,卻也受著微傷,心中大怒起來。旋轉身軀,正待發作,他卻又是一下打來。行恭將身偏過,暗道:“此人好生無禮,怪不得動了眾怒。”便去眾人手內奪過一條棍子,就在街上對壘起來。眾人團團圍住了吆喝,卻倒不敢上前。二人一來一往,打了二三十個回合,那黑大漢漸漸的氣力不加,招架不來。行恭見他只是發喘,越發通緊上來。打到四十來回合,行恭賣個破綻,讓他打過門來,將身閃過一邊,飛起一腳,把黑漢踢倒在地。趕上一步,將夾背心抓住,把鐵尺丟去,提起拳頭便打。一連打了二十來下,只打得這黑大漢吼叫連連。行恭道:“你會叫時,老爺偏要打!”提起拳頭,正要打下,只見一位英雄,分開眾人,大叫:“包賢弟,打不得,都是自家人!”行恭聽了這聲音好熟,扭轉頭來一看,原來卻是狄洪道,連忙住手,道:“狄道兄,這位是誰?”洪道早已走到面前,附耳說道:“賢弟,這就是羅季芳。你們怎的打將起來?”羅季芳脫得身時,跳將起來,看見狄洪道到了,便道:“老狄,這廝打得我好,我不與他干休!”洪道道;“呆子,都是自己弟兄,快些別處去飲酒!”包行恭忙向季芳作揖,道:“小弟有眼不識泰山,冒犯大哥,罪該萬死!還望大哥恕我。”季芳弄得難為情起來,便道:“罷了罷了。”對了洪道道:“老狄,你的令高徒,還在酒店里被眾人圍困著。”洪道道:“既然如此,何不早說?”便同了行恭一齊來到店中。

    只見王能被眾人圍住,正在脫身不得,連忙大叫:“各人住手!”那外面的窯上眾人跟進,喝教住手:“他們有人來此,評理便了。”眾人遂住了手。洪道便問王能:“你二人因何與他們廝打?”王能道:“我們在此經過,羅師怕把他們的碗料碰翻了。我便問他們該值幾何,如數賠償便了。那知此地的人不講道理,只是不允。遂到這里酒店內請他們吃酒,問他到底要賠多少?他們只是無價,倒說:‘殺人要抵命,倒是容易,碰壞了我們的碗料,是沒價的。’你道天下有這理么?”那些窯上人眾口一詞,大叫:“我這里定下規矩,不獨張家堡如此。你們不信,各處去問就是。景德鎮也是一例。別的都有價的,惟有碗料沒價,誰叫不讓你們。若把燒好的磁器碰碎了,有一只賠一只,不要詐你一文。只那碗料,卻是沒價的。”

    狄洪道對羅季芳道:“大哥,你未出過遠門,不知外邊之事。他們實有這個規矩,只怪你自不小心。”便向眾人說道;“他在那里碰壞你的碗料?”眾人道:“就在東邊三四家門首。”洪道道:“既然在這里碰壞的,此地茶坊只有對門最近,請眾位吃茶。”便先走到茶坊內,吩咐店家,每一張桌子上泡八壺茶,總共多少銀子,店家道:“小店里二十張桌子,總共一百六十壺茶,每壺十個大錢。”洪道向身邊取出銀子,算清茶價,向眾人拱一拱手道:“難為眾位,小弟賠罪了!”眾人面面相覷,都不做聲。

    洪道便同了行恭、季芳、王能一齊走了。行恭把些銀子給了車夫,便問道:“狄道兄,他們初起這般不得了,怎的吃了一茶。便就沒事?”狄洪道笑道:“碗窯上規矩如此。每逢掮了碗料,便橫沖直撞。你若略為碰了一碰,他便把肩上一板碗料丟在地上詐人,再也不得了。懂了他的法子,只要就近的茶館內,合堂惠了茶錢,叫做滿堂紅,就沒事了。碗料卻不消作價。羅兄與小徒不知這個規矩,被他們拉到酒店里去,就不得開交,要詐你個不了。”

    四人說著,走了半里多路。只見一座酒樓,招牌上寫著“英雄館”三字。包行恭道:“這個店號取得別致。還是英雄賣酒,還是英雄飲酒?”狄洪道笑道:“自然飲酒的是英雄,豈有開館自稱英雄之理?我們就暫做一刻英雄罷。”大家笑著上樓坐定,下樓酒保問過點菜,搬上美酒佳肴,四弟兄飲酒談心。王能道:“方才我看見包師叔,好生面熟,一時想不起來。”洪道道:“虧你前年冬間會過,難道就忘了?”包行恭道:“道兄,休說他不記得,那時只會得一刻工夫,遂即分手,又隔了年余。我也見了他,但覺面善,只是記不得那里會來。”便問起徐鳴皋眾人消息。狄洪道把前事一一說了,“直到太平縣失散之后,獨自一人,再也尋他們不見。如今欲上南昌訪尋,來此經過,見眾人圍著廝打,聽得吼叫之聲,好似羅大哥,故此進來一看,卻不道與賢弟交手。”便問:“羅大哥怎的到此?鳴皋、小舫、李武,可曾見否?”季芳道:“我與王能兩個被他們拿住了,解上江西,幸虧山中子救到他的船上,把我搖到一座高山。山上有個石洞,洞內有個老道士,卻是那年在句曲山會過的。那老頭兒就叫做玄貞子,留住我們,直到如今。終日吃些蔬菜,又沒酒吃,挨得我要死。幾次要想同王能逃下山來,這老兒會起卦的,他就預先說破了。后來決意私下走了,那知走了一夜,仍在山頭上面,再也尋不到下山道路來。直到前日,他叫我下山:‘一路到江西南昌,眾弟兄皆在那里候你。’那曉走得不到兩日,便果然就逢著了你。”包行恭把自己下山以后之事,也說了一遍。洪道道:“你們如今同到南昌,再作道理。”眾人都道:“甚好。”大家開懷暢飲。

    酒保添上酒來,狄洪道道:“小二哥,你家的店號‘英雄館’三字,要算不通。若說開店是英雄,太覺夸口了;若說飲酒的是英雄,倘然不是英雄,難道不賣他吃?若說奉承主顧,何不稱了狀元館、高升館、集賢館、迎仙館,皆可取得,偏偏用這‘英雄’兩字,好像強盜開的口氣。”酒保笑指著里面閣子里道:“爺們不要問這店號的緣故,只到閣子里去看了便知。”

    眾人聽了,一齊立起身來,同到閣子里時,上面幾上供著一只古鼎,約有千斤之重。上有一塊匾額,寫著“臨潼遺事”四字。中間一張桌子,朝外擺一把獨坐。右邊掛著一牌,牌上寫得明明白白:不論軍民人等,能舉起此鼎者,任吃不要錢。右邊也掛一牌,牌上空著,只有起頭四字,道“勇士芳名”,卻并無人名寫著,諒來沒發過利市。

    狄洪道便問酒保:“你家店主人姓甚名誰?此鼎諒是他設法在此,可曾有人舉過否?”酒保道:“不瞞爺們說,我家店主人,不知他姓什么,只曉得是湖北人。我們都稱呼他姑老爺。這里店主娘娘姓王,店號叫做‘醉仙樓’。去年招了那位姑老爺來,改了‘英雄館’,就設下這鼎來。至今七八個月了,舉過的人不知幾千幾百,從沒有舉得起的。近來人人都曉得拿他不動,所以來舉鼎的人稀少了。”包行恭道:“你家姑老爺可舉得起么?”酒保道:“這倒不知道。”狄洪道道:“他既設此,豈有舉不起之理?”羅季芳道:“諒這個小小鼎兒有多重,難道就沒人拿得起來?”一面說,一面揎起雙袖,兩手執定鼎足,用力向上抬去。那知好似蒼蠅撼石柱,動也不動。洪道道:“這個小小鼎兒,怎的倒重起來?”季芳道:“老狄不要取笑,看你來!”洪道道:“我卻舉他不得。”王能道:“羅師伯,把鼎蓋去了,便好舉了。”季芳道:“這個自然。”王能便替他去提鼎蓋,那知連蓋都拿不起來。王能漲紅了臉道:“怎地沉重?”包行恭道:“賢任,據我看,這鼎蓋也有五百來斤,總共約有一千二三百斤,如何舉得起來?”王能道:“包師叔,你來。”包行恭道:“只怕舉他不起,被人笑話。”狄洪道道:“都是自己弟兄在此,這又何妨。”

    包行恭也把衣袖卷起,雙手執定鼎足,把全身功夫運在兩膊之上,用盡平生之力,喝一聲“起!”便將這鼎高高舉起。將身行動幾步,便依舊放下。眾人都喝聲采道:“好大力量!”行恭道:“狄兄,你來。”洪道正要上前,只聽得酒保同了外面吃客叫道:“開店的來也!”眾弟兄看那邊一位英雄上來,不知何等樣人,且聽下回分解。
相關欄目:
  • 三俠五義
  • 興唐傳
  • 七劍十三俠
  • 綠牡丹
  • 永慶升平后傳
  • 說岳后傳
  • 小八義
  • 楊家將
  • 永樂劍俠
  • 雍正劍俠圖
  • 隋唐演義
  • 三俠劍
  • 小五義
  • 薛家將
  • 羅通掃北
  • 薛仁貴征東
  • 薛丁山征西
  • 兒女英雄傳
  • 三遂平妖傳
  • 新快3和值技巧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