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古典文學 > 讀者投稿 > 學術研究 >
登錄 新用戶注冊
熱門推薦

名文剖析

作者:羅滄 [文集] 來源:古典文學網發表于:2016-04-11閱讀:
    名文剖析

    羅滄

    東晉陶淵明《移居二首·其一》云:“鄰曲時時來,抗言談在昔。奇文共欣賞,疑義相與析。”——題記

    唐朝劉禹錫《陋室銘》云:“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可以調素琴,閱金經。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南陽諸葛廬,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劉禹錫是何許人也?后晉劉昫《舊唐書·劉禹錫傳》云:“劉禹錫,字夢得,彭城人。”我們據此得知中唐人劉禹錫,表字夢得,即今江蘇省徐州市人,祖籍為如今河南省洛陽市人氏。有關劉禹錫具體的生平事跡,在《子劉子自傳》、《舊唐書》和《新唐書》中有詳細記載。

    劉禹錫出生于一個世代以儒學相傳的書香門第家庭,自稱是漢朝中山靖王劉勝的后裔。北宋歐陽修與宋祁《新唐書·韋王陸劉柳程》云:“劉禹錫,字夢得,自言系出中山。”唐朝劉禹錫《子劉子自傳》云:“子劉子,名禹錫,字夢得。其先漢景帝賈夫人子勝,封中山王,謚曰靖,子孫因封為中山人也。”

    唐朝劉禹錫素有“詩豪”之稱,與白居易并稱為“劉白”、與柳宗元并稱為“劉柳”、與白居易、韋應物合稱為“三杰”。劉禹錫曾經官拜監察御史,乃是王叔文革新集團的核心成員之一。后因“永貞革新”失敗,被貶為朗州司馬。因晚年出任太子賓客職務,故被世人稱為“劉賓客”。

    唐代劉禹錫在詩文創作上,不但題材廣泛而內容豐富,而且語言高度凝練富有哲理。劉禹錫代表作有《陋室銘》、《烏衣巷》、《楊柳枝詞》和《竹枝詞》等著名詩文,并且著有《劉夢得文集》與《劉賓客文集》流傳于世。

    劉禹錫詩文作品的成就非同一般,為歷代世人所稱頌不已。因為“大概劉夢得樂府小章優于大篇,詩優于它文耳”,所以“劉夢得詩,典則既高,滋味亦厚。但正若巧匠矜能,不見少拙”,從而“彭城劉夢得,詩豪者也。其鋒森然,少敢當者。予不量力,往往犯 之。夫合應者聲同,交爭者力敵,一往一復,欲罷不能。繇是每制一篇,先相視草,視竟則興作,興作則文成。一二年來,日尋筆硯,同和贈答,不覺滋多”。

    清朝彭定求在其《御定全唐詩》中“詩人小傳”里所云:“劉禹錫,字夢得,彭城人。貞元九年,擢進士第,登博學宏詞科,從事淮南幕府,入為監察御史。王叔文用事,引入禁中,與之圖議,言無不從。轉屯田員外郎,判度支鹽鐵案。叔文敗,坐貶連州刺史,在道貶朗州司馬。落魄不自聊,吐詞多諷托幽遠。蠻俗好巫,嘗依騷人之旨。倚其聲作《竹枝詞》十余篇,武陵溪洞間悉歌之。居十年召還,將置之郎署,以作玄都觀看花詩涉譏忿,執政不悅,復出刺播州。裴度以母老為言,改連州,徙夔和二州,久之征入為主客郎中。又以作重游玄都觀詩,出分司東都。度仍薦為禮部郎中,集賢直學士。度罷出刺蘇州,徙汝同二州,遷太子賓客分司。禹錫素善詩,晚節尤精。不幸坐廢,偃蹇寡所合,乃以文章自適。與白居易酬復頗多,居易嘗敘其詩曰:‘彭城劉夢得,詩豪者也。其鋒森然,少敢當者。’又言其詩在處應有神物護持,其為名流推重如此。會昌時,加檢校禮部尚書。卒年七十二,贈戶部尚書。詩集十八卷,今編為十二卷。”這段傳略記載了劉禹錫的主要經歷,為我們了解其生平事跡提供了依據。

    唐朝劉禹錫這篇駢體文《陋室銘》,在劉禹錫各集子中均未見收錄,近年來有人質疑是偽作。然而在清朝董誥與阮元《欽定全唐文·卷六百〇八》、清朝吳調侯與吳楚材《古文觀止·卷七》中均有收錄。在明末清初時期,不但各種民間刻板古文選本多收有《陋室銘》之作,而且各種選本均署名為劉禹錫所作。可是歷代各種《劉夢得文集》與《劉賓客文集》等傳世刻本,或是他人在所編劉禹錫集子中,都無一本所載《陋室銘》之文。從而可知《陋室銘》不是出自劉禹錫所作,或許是他人托名劉禹錫所偽作。

    我們現據有關資料可知,唐朝傳世《陋室銘》的真正作者很有可能是崔沔。我們從宋朝到明代的各種選本中所錄《陋室銘》一文考察,其中沒有完全將著作權署名為劉禹錫之作。然而在劉禹錫自撰《劉夢得文集》和《劉賓客文集》中,也不見有《陋室銘》一文所載傳世,可知實屬后人所追署冠名無疑了。如今傳世名篇《陋室銘》所署作者,諸如李全禎與陳萍編著《古文選譯》、劉盼遂與郭預衡所編《中國歷代散文選》等多家選本,都認定是唐代詩人劉禹錫所撰了。

    唐朝劉禹錫所撰《陋室銘》一文,早已成為眾所周知的傳世名篇了。我們如今可知《陋室銘》一文,最早出自于宋朝王霆震所編《古文集成前集》一書中,其后關于《陋室銘》是否為劉禹錫所作一直存有著爭議。中國現代有些專家學者對《陋室銘》的作者,有過許多質疑、辨析或考證。例如吳汝煜《談劉禹錫<陋室銘>》、吳小如《<陋室銘>作者質疑》、段塔麗《<陋室銘>作者辨析》和卞孝萱《<陋室銘>非劉禹錫作》等文章,分別從不同角度論述了《陋室銘》非劉禹錫所作。

    自從唐朝劉禹錫《陋室銘》出爐以后,有關作者所署名就遭受到人們的置疑。北宋釋智圓《閑居編·雪劉禹錫》云:“俗傳《陋室銘》,謂劉禹錫所作,謬矣。蓋阘茸輩狂簡斐然,竊禹錫之盛名,以誑無識者,俾傳行耳。夫銘之作,不稱揚先祖之美,則指事以成過也。出此二涂,不謂之銘矣。稱揚先祖之美者,宋鼎銘是也。指事成過者,周廟金人銘是也。俗稱《陋室銘》,進非稱先祖之美,退非指事以成過,而奢夸矜伐,以仙龍自比,復曰‘惟吾德馨’。且顏子愿無伐善,圣師不敢稱仁,禹錫巨儒,心知圣道,豈有如是狂悖之辭乎。陸機云:‘銘博約而溫潤。’斯銘也,旨非博約,言無溫潤,豈禹錫之作邪。昧者往往刻于琬琰,懸之屋壁。吾恐后進童蒙慕劉之名,口誦心記,以為楷式,豈不誤邪?故作此文,以雪禹錫恥,且救復進之誤。使死而有知,則禹錫必感吾之惠也。”

    北宋智圓大師最早在其《雪劉禹錫》中認為《陋室銘》是偽作,雖然不認可《陋室銘》的作者是劉禹錫,但是也沒有說明《陋室銘》的作者是崔沔,從而讓《陋室銘》的著作權歸誰成了謎團。然而智圓大師從中得出三種依據:一是不符合“銘”的文體,一般銘文則是紀念事成或告祭先祖。二是不符合劉禹錫的為人,用“仙”與“龍”來作自比,顯得過于狂妄自大。三是不符合劉禹錫的寫作風格,并且沒有在劉禹錫文集中找到類似的文章。現代學者卞孝萱也持此種觀點,他從文字上證明《陋室銘》的作者缺乏邏輯,則是拼湊成文,完全違反常識,因而推斷《陋室銘》的作者不是劉禹錫了。

    宋朝智圓大師和現代學者卞孝萱,二人從《陋室銘》中“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之句考證,因不符合邏輯與常識,故而得出《陋室銘》不是劉禹錫所作。然而此句始有來源,蓋出于南朝宋劉義慶《世說新語·排調》中所云:“康僧淵目深而鼻高,王丞相每調之。僧淵曰:‘鼻者面之山,目者面之淵。山不高則不靈,淵不深則不清。”現代學者吳汝煜則認為是劉禹錫化用之作,難以說明是不符合劉禹錫的文章體裁和寫作風格。

    清朝劉宗元與吳天錫《應山縣志·石刻》云:“蓋聞山不在高,有僧則名。寺不在大,有神則靈。永陽邑北隅,離城五十里許,有觀音寺建自大唐,其廟宇俱系釋子凈樂創修。”此處也有如同《陋室銘》開頭四句的記載,與劉禹錫之語有類似的方面。由于作為一個文人可以有多種寫作風格,于是如同《西游記》塑造孫悟空一般神游八極,從而允許詩文作者馳騁想象了。

    如果說傳世名篇《陋室銘》的作者不是劉禹錫,那么《陋室銘》的作者到底是誰呢?如今有人認為是唐朝詩人崔沔,雖然我們依據有關文獻可知,崔沔也曾寫過《陋室銘》一文,但是并不能證明劉禹錫抄襲了崔沔的《陋室銘》。如果說劉禹錫和崔沔分別以《陋室銘》之名寫了文章,那么在傳世文獻資料中未見有其他任何只言片語記載《陋室銘》的字句,因而可知也僅有如今所見《陋室銘》一文的內容了。就是古今中外也有作品同名情況存在,例如魯迅白話小說《狂人日記》、俄國果戈里小說《狂人日記》和陳奕迅演唱歌曲《狂人日記》,因而不可判定為誰抄襲的作品。如果真要是認定為有誰抄襲,那么也只能是盜用果戈里小說之名了。

    崔沔何許人也?后晉劉昫《舊唐書·孝友》云:“崔沔,京兆長安人,周隴州刺史士約玄孫也。自博陵徙關中,世為著姓。”北宋歐陽修與宋祁《新唐書·裴崔盧李王嚴》云:“崔沔,字善沖,京兆長安人。后周隴州刺史士約四世孫,自博陵徙焉。”我們由此可知盛唐詩人崔沔,表字善沖,即今陜西省西安市人,原籍是如今河北省安平縣人氏。有關崔沔具體的生平事跡,在《舊唐書》和《新唐書》里有詳細記載。

    唐朝詩人崔沔是進士出身,曾任祠部員外郎、著作郎、太子賓客和禮部尚書之職。然而崔沔一生中著述不多,有代表作《落星石賦》和《奉和圣制同二相已下群官樂游園宴》等詩文傳世。

    唐朝崔沔所作《陋室銘》一文,不但在《欽定全唐文》中沒有收錄,而且記載崔沔的生平事跡也是寥寥數語。清朝董誥與阮元《欽定全唐文·崔沔》有云:“沔,京兆長安人。應制舉,對策為天下第一,累遷祠部員外郎。睿宗朝轉著作郎,開元中歷秘書監太子賓客。二十七年卒,年六十七,贈禮部尚書,謚曰‘孝’。”

    清朝彭定求在其《御定全唐詩》中“詩人小傳”里所云:“崔沔,字善沖,京兆長安人。事親至孝,應制舉高第。俄被黜落者所援,則天令所司重試,沔對策又工于前,為天下第一。岑羲器之曰:‘今之郄詵也。’特薦為左補闕。開元中拜中書侍郎,出為魏州刺史。征還分掌十銓,以清直歷秘書監,太子賓客。沔深明禮經,詳定宗廟籩豆之數及六親服紀,多所建議,詩一首。”在此主要記載了崔沔的生平事跡,然而未曾記載有文章《陋室銘》傳世。

    北宋歐陽修與宋祁所撰《新唐書·裴崔盧李王嚴》記載云:“每朝廷有疑議,皆咨逮取衷。卒年六十七,贈禮部尚書,謚曰‘孝’。沔儉約自持,祿稟隨散宗族,不治居宅,嘗作《陋室銘》以見志。子祐甫至宰相,別傳。”在此記載了崔沔曾作《陋室銘》一文以明志,可知在其相關集子中未曾收錄而已。

    民國臧勵和所編《中國人名大辭典》中“崔沔小傳”有云:“崔沔,唐長安人,字善沖。擢進士,舉賢良方正第。岑羲侍中深器之曰:‘今郗詵也。’沔深明《禮經》,詳定宗廟籩豆之數及六親服法,多所建議。性儉約,祿廩隨散宗族,不治居宅,嘗作《陋室銘》以見志,卒謚‘孝’。”這里沿襲史著《新唐書》之說,以崔沔的才華,故作《陋室銘》來明志,完全符合史實。

    北宋歐陽修與宋祁所撰《新唐書·韋王陸劉柳程》記載云:“憲宗立,叔文等敗,禹錫貶連州刺史,未至斥朗州司馬。州接夜郎諸夷,風俗陋甚,家喜巫鬼。每祠歌《竹枝》,鼓吹裴回,其聲傖佇。禹錫謂屈原居沅湘間作《九歌》,使楚人以迎送神,乃倚其聲,作《竹枝辭》十余篇,于是武陵夷俚悉歌之。”由此可知劉禹錫遭謫貶到朗州,自身遭遇處境和屈原十分相似,并且模仿屈原《九歌》而作《竹枝辭》。劉禹錫因此以屈原作自況,卻是完全切合客觀事實。如果劉禹錫此時寫過《陋室銘》一文,那么理所當然要收入《劉賓客文集》或《劉夢得文集》之中,然而兩種集子中都沒有見到《陋室銘》收錄,因而可推斷劉禹錫沒有寫過《陋室銘》一文。

    民國臧勵和所編《中國人名大辭典》中“劉禹錫小傳”有云:“登貞元進士弘詞二科。官監察御史。以附王叔文,坐貶朗州司馬,作《竹枝辭》十余篇,武陵夷俚悉歌之。久之召還,又以作《玄都觀》詩,語涉譏忿。出為播州刺史,易連州,又徙夔州。后由和州刺史入為主客郎中,集賢直學士,復刺蘇州。再遷太子賓客。禹錫恃才而廢,乃以文章自適。素善詩,晚尤精,白居易推為‘詩豪’。會昌中加檢校禮部尚書卒,有《劉賓客文集》及《外集》。”在此只說劉禹錫寫過《竹枝辭》和《玄都觀》等詩文,并沒有提到《陋室銘》一文。然而劉禹錫寫《竹枝辭》的心情,與當時所遭謫貶的處境恰相吻合。

    唐朝顏真卿《通議大夫守太子賓客東都副留守云騎尉贈尚書左仆射博陵崔孝公宅陋室銘記》云:“公諱沔,字若沖,博陵安平人,其先出于齊太公之后。”由于崔沔“為常侍時,著《陋室銘》以自廣”,于是“永懷先德,明發不寐,恐茂烈煙淪,罔垂后裔。乃刻《陋室銘》于井北遺址之前,以抒所志”。由此可知崔沔也曾寫過《陋室銘》,只是如今尚未證明為劉禹錫傳世《陋室銘》。

    盛唐開元時期詩人崔沔曾經所撰《陋室銘》,后來到唐代宗大歷十一年期間,崔沔之子崔佑甫“乃刻《陋室銘》于井北遺址之前”。唐朝崔佑甫在洛陽所刻《陋室銘》,此陋室指洛陽的居室。又因崔沔在長安所撰《陋室銘》,此陋室指長安的居室。可知崔沔所撰《陋室銘》之陋室,與世傳劉禹錫《陋室銘》之陋室,兩者不是同一地方的住所。如今傳世所署劉禹錫《陋室銘》,是否真是崔沔所作,尚待進一步考證后方可定論。

    南宋陳元靚《新編纂圖增類群書類要事林廣記前集·勝跡類》云:“劉禹錫云:‘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凡山岳之廣,河海之大,不有靈物,司持其間,則地特撮土耳。今摭古今勝跡仙靈之顯著者,表而出之使覽者,有考云。”陳元靚所編《事林廣記》一書,成書于南宋末年時期,后在元朝又作了一定增補,成為如今所見版本。此書中雖然引有“劉禹錫云:‘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之文,但是沒有具體標明出處為劉禹錫《陋室銘》之語。

    宋朝王象之《輿地碑記目·和州碑記》云:“唐劉禹錫《陋室銘》,柳公權書,在廳事西偏之陋室。”劉禹錫在任和州刺史時所撰《陋室銘》,在宋朝無名氏《寶刻類編·卷四》中,記載唐朝柳公權所書的碑文有七十六件,然而卻無《陋室銘》的相關記載。至于說和州《陋室銘》為柳公權手書刻石,只有從出土文物中才能找到有關的確鑿證據。反而是元朝書法家趙孟頫\,有行書作品《陋室銘》傳世。由此可知柳公權未曾給劉禹錫書寫過《陋室銘》,大抵屬于后人牽強附會之說了。然而在宋朝以前,認為劉禹錫所作《陋室銘》并無確切證據,或是后世依據傳聞追記所得,可是至今尚無定論。

    宋朝王象之《輿地碑記目·官吏》云:“劉禹錫為和州刺史,有《和州刺史壁記》及《陋室銘》。”我們依據有關資料考查可知,如今所見《陋室銘》實在不像唐代劉禹錫所作,反而像是唐代詩人崔沔所作,或是屬于劉禹錫轉載之文了。古時由于沒有個人著作權所有,于是民坊刻板書商常常冠以名人之名為作者,張冠李戴地相互傳抄所致,從而導致一些古籍所署作者之名失去了本來面目。如今無論從成就和名氣上講,崔沔在中國歷史上算是一個默默無聞之士,然而劉禹錫則是一位鼎鼎大名之人,兩者完全不能相提并論了。

    崔沔出生于唐高宗咸亨四年,死于唐玄宗開元二十七年,享年六十七歲。劉禹錫出生于唐代宗大歷七年,死于唐武宗會昌二年,享年七十一歲。崔沔所處在盛唐時代,劉禹錫所處在中唐時代,兩者相差一百〇三年。即就是崔沔死了一百〇三年后,劉禹錫才降臨到了人世間。故而有人認為劉禹錫抄襲崔沔《陋室銘》,若從時間上來說是有可能成立了。

    唐朝崔沔與劉禹錫兩人各有所長,然而在中國文壇上崔沔不及劉禹錫知名。雖然“沔所對策,又工于前,為天下第一,由是大知名”,但是“禹錫精于古文,善五言詩,今體文章復多才麗”,從而“起數語字字,如鑌鐵鑄成,不能易也”。

    何為“銘”?所謂“銘”,乃是古時刻在器物上多用押韻寫成,用來昭申鑒戒和歌頌功德的一種文體。然而銘文主要分有兩種形式:“座右銘”和“墓志銘”。李行健主編的《現代漢語規范詞典》注解云:“古代一種稱頌功德或申明鑒戒的文體。《陋室銘》、墓志銘。”例如西漢戴圣《禮記·祭統》有云:“夫鼎有銘,銘者自名也。自名以稱揚其先祖之美,而明著之后世者也。”

    如是銘放在書案右邊,通常用來警示自己的銘文,則被稱作為“座右銘”。商務版《現代漢語詞典》注解云:“寫出來放在座位旁邊的格言,泛指激勵、警醒自己的格言。”例如唐朝呂延濟《昭明文選·崔瑗<座右銘>》題注云:“瑗兄璋為人所殺,瑗遂手刃其仇,亡命蒙赦而出。作此銘以自戒,嘗置座右,故曰‘座右銘’也。”

    如是銘刻在石碑上,一般包括志和銘兩部分,敘述死者生平事跡,加以頌揚追思的銘文,卻被稱作為“墓志銘”。李行健主編《現代漢語規范詞典》注解云:“古代一種文體,一般分志和銘兩部分。‘志’多用散文寫成,述說死者的姓名、籍貫、生平等;‘銘’用韻文寫成,內容是對死者贊揚、哀悼或安慰等。刻在石上,埋在墓內。如韓愈《劉子厚墓志銘》。”例如明朝徐師曾《文體明辨序說·墓志銘》有云:“至論其題,則有曰‘墓志銘’,有志有銘是也。”

    何為“陋室”?所謂“陋室”,乃是簡陋狹窄的房屋,與“寒家”或“豪門”相對,通常用作對自己住所的謙稱。商務版《現代漢語詞典》注解云:“簡陋的房屋。身居陋室。”例如唐朝劉禹錫《上杜司徒書》有云:“小人祖先壤樹在京索間,瘠田可耕,陋室未毀。”

    我們如今依據相關文獻可以得知,唐朝劉禹錫的住所“陋室”和文章《陋室銘》,現存至少在三個地方有遺址:一是浙江婺州,據宋朝王象之《輿地碑記目·婺州碑記》有云:“陋室,唐劉禹錫所辟。又有《陋室銘》,禹錫所撰,今見存。”二是河北定州,據清朝王大年與魏權《直隸定州志·陋室》有云:“州南三里莊南,唐劉禹錫筑,有銘。或有謂陋室在江南和州者,《廣輿記》然之。第夢得本是中山人,其人甚邇,室安得遠,今仍從舊志。”三是安徽和州,據清朝陳廷桂《歷陽典錄·陋室》有云:“陋室在州治內,唐和州刺史劉禹錫建。有銘柳公權書碑,今廢碑亦無存。考《定州志》,亦有陋室,定州夢得故里。然《銘》中‘案牘勞形’云云,當非家居人語,或定人附會為之耳。”

    我國第一次記載陋室所在的住所,始見于宋朝王象之在其《輿地紀勝·和州》里所云:“和州陋室,唐劉禹錫所建。又有《陋室銘》,禹錫所撰,今見存。”后來在清朝陳廷桂《歷陽典錄》、清朝王大年與魏權《直隸和州志》、清朝穆彰阿與潘錫恩《大清一統志》中關于陋室的記載,均沿襲了王象之《輿地紀勝》中的記述。

    如今傳世陋室位于安徽省和縣城內陋室東街,乃是唐穆宗長慶四年,詩人劉禹錫在擔任和州刺史時建造的居室。因劉禹錫所作《陋室銘》而為世人熟知,由唐朝著名書法家柳公權,將《陋室銘》書并刻成石碑立于城內。

    明朝正德十年期間,和州知州黃公標補書《陋室銘》碑文。還建有半月池、梯松樓、萬花谷、舞鶴軒、筠巖亭、臨流亭、狎歐亭、虛山亭、迎熏亭、瞻辰亭和江山一覽亭等建筑物,后因戰火全都毀于一旦。

    清朝乾隆年間,和州知州宋思仁,在舊址上重建陋室九間。陋室前面有石鋪小院和臺階,苔蘚斑駁,綠草如茵,林木扶疏;陋室后邊有小山與龍池,碧波如洗,游魚浮沉。

    中華民國六年期間,嶺南金保福補書《陋室銘》碑一方,碑首篆書“陋室銘”三字,正文楷書,正文末有后記。后記有云:“唐和州刺史劉夢得先生陋室,舊有碑銘,為柳誠縣公權所書。兵燹久□,碑亦無存。子才弟來宰歷陽,□□三年,鴆工重建。囑余補書以存舊跡,爰握管書之,并志數語以告來茲。”

    1986年期間,由安徽省政府、和縣政府撥款再次修葺,并建有空花圍墻一道。門庭上“陋室”二字,由著名詩人臧克家所題。《陋室銘》碑文,由安徽省書法家孟繁青仿柳體書而刻碑。陋室正廳塑有劉禹錫全身站像,上面懸掛“政擢賢良”橫匾。周圍掛有當代著名書法家方紹武、葛介屏、江波、司徒越、文永華、蕭勞、要鐸和張愷帆等人所書楹聯與條幅,以及金石家葛許光所刻印章條幅。主室走廊門旁刻有楹聯“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兩旁木柱上刻有“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楹聯。

    1988年期間,由安徽省政府、和縣政府投資近百萬元,在原有陋室的仙山與龍池一帶,重新建成一座“陋室公園”。占地面積五十多畝,山上建有仙人洞、望江亭和江山一覽亭,池中建有臨流亭和履仙橋等建筑。周圍建仿清鏤花墻三百多米,正門坐南朝北,牌坊式門樓。正門“陋室公園”匾額,由安徽省著名書法家張愷帆所題。

    1986年期間,和縣陋室經安徽省人民政府批準,列為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并作為一座歷史文物古跡而傳世。

    唐朝劉禹錫在任監察御史期間,參與了王叔文反對宦官和藩鎮割據勢力的“永貞革新”運動,后因失敗而被貶為安徽和州縣通判。按照當時所規定,通判可有縣衙內三間三廂的房屋居住。然而那個刁難的和州知縣,根本瞧不起貶謫的劉禹錫,不給劉禹錫在住房上得到好處。

    那個知縣先讓劉禹錫在和州縣城南面江居住,劉禹錫卻隨遇而安,還寫門聯貼上云:“面對大江觀白帆,身在和州思爭辯。”后來那個知縣又派人將劉禹錫,從和州縣城南門搬到和州縣城北門,住房面積縮小了原來的三分之二。劉禹錫依據德勝河邊附近的景致,又寫門聯貼上云:“垂柳青青江水邊,人在歷陽心在京。”最后那個知縣再派人,將劉禹錫搬至和州縣城中部,給了僅能容下一床、一桌和一椅的一間陋室了。

    唐朝劉禹錫在半年中被那個刁難的知縣,強逼搬了三次家,最終住所僅是斗室了。因而劉禹錫在十分憤怒之下,寫出了這篇超凡脫俗和情趣高雅的《陋室銘》。劉禹錫再請人將《陋室銘》刻上石碑立于門前,由此《陋室銘》成為流傳至今的千古名篇了。然而那個刁難的知縣早已煙消云散了,如今只有劉禹錫還存活在人們的心中。

    我們由這篇《陋室銘》的題意可知,劉禹錫以托物言志,通過對陋室的描繪,極力闡述陋室的不陋這一中心主題。《陋室銘》在寫作上的特點是巧妙地運用白描、比興、隱寓和用典等表現手法,大量運用了排比和對偶的修辭手法,在壓韻和韻律感上極富有表現力,從而構成了一種氣勢磅礴的體例。讓整篇《陋室銘》文氣暢通,確立了一種銘文的新格局。實際上劉禹錫就是借陋室之名,用來歌頌道德品質的高尚,表達出陋室主人高潔傲岸的節操和安貧樂道的情趣。

    這篇駢體文《陋室銘》,開頭文句以山水起興,襯托出劉禹錫身居陋室,卻因主人有高尚的道德情操,陋室也會隨同名聲遠揚。中間文句道出了劉禹錫的一種心聲,不可與腐朽勢力同流合污,從而要保持自己浩然正氣的核心主題。末尾文句引用名人和語典作總結,突出地表現了劉禹錫的宏偉抱負與雄心壯志,因而具有一種非同凡響的特殊意義。

    這篇《陋室銘》末尾句“何陋之有”,語出于先秦典籍《論語》,是倒裝句“有何陋之”的賓語前置。先秦典籍《論語·子罕》有云:“子欲居九夷,或曰:‘陋,如之何?’子曰:‘君子居之,何陋之有?’”劉禹錫結尾用孔子名言點題,體現了陋室之不陋,表達了自己高尚的品質。

    劉禹錫《陋室銘》僅八十一字,譜寫了一曲集描寫、抒情和議論為一體的陋室贊歌。文章通過具體描寫陋室之不陋,雅致的環境和主人高雅的風度,表述了劉禹錫兩袖清風的思想情懷。不但表現了劉禹錫潔身自好的高雅志趣和不與世事沉浮的獨立人格,而且向人們揭示了一個道理:雖然自己居室簡陋和物質匱乏,但是只要居室主人品德高尚與生活充實,那就會滿屋生輝,到處可有閑情逸致,自然會有一種超越物質的精神力量。

    劉禹錫這篇膾炙人口的《陋室銘》,讓人讀來既擲地有聲又自然流暢,可謂是一曲既終而余音繞梁,真正能夠讓人回味無窮了。文章表現了劉禹錫不與世俗同流合污,潔身自好而不慕名利的生活態度,不但內容短小精悍和語句言簡意賅,而且表達了自己安貧樂道的生活情趣和高潔傲岸的道德情操,從而成為一篇思想性和藝術性都非常高的傳世佳作。

    唐朝劉禹錫名篇《陋室銘》,為歷代人們所稱頌不已。后世出現了許多模仿《陋室銘》的擬古之作,可見顯示出了《陋室銘》的無限魅力,如今仿作《陋室銘》的文章多得不勝枚舉了。例如當今夏傳壽有《仿<陋室銘>八章》系列,并且內容頗有一番意味,其全部文字所云:

    為煙鬼子畫像

    牌不在名,燒著就行。絲不在精,冒煙則成。一旦犯 癮,目眩頭暈。飯不吃能忍,它不抽難撐。月初燒工資,月底燒獎金。資金全燒光,急如焚——或家中搜存款,或賭場撈資本。熏成一截炭,烤剩幾根筋。見者云:“媽呀怕人!”

    為酒瘋子畫像

    度不在高,是酒就行。菜不在精,沒有都成。一聞曲香,垂涎生津。中午干八兩,晚上灌一斤。若是遇知己,一瓶又一瓶。待到來了勁,闖禍根——或惡言謗同僚,或無辜傷親人。張口就是吐,倒頭便是哼。觀者云:“哪像個人!”

    為麻將迷畫像

    技不在高,會玩就行。牌不在精,有運則成。斯雖陋術,精益求精。一旦玩上癮,欲罷已不能。四圈剛起步,八圈正來神。有時賭紅眼,通宵拼——輸了總想扳本,贏了還想再贏。家傾產業蕩,子散妻亦分。赤條條,一個光棍。

    為受賄者畫像

    官不在高,有名則行。權不在大,有利則成。斯雖陋術,亦需技能——黃金不怕貴,綠豆不嫌輕。臉上陰沉沉,心內喜盈盈。咀里假惺惺:“這怎行!”待到東窗事發,難逃法律嚴懲。輕者掉烏紗,重者丟性命。眾叱云:“貪哉此人!”

    為公款吃喝者畫像

    菜不在名,王八都行。酒不在精,茅臺就成。久嗜成癮,欲罷難忍。酒肉穿腸過,腥臊隨口噴。劃拳盡官吏,行令無白丁。可以耍酒瘋,摟女人。有屬下去報帳,無買單之心疼。咀邊油光光,臉上醉醺醺。群眾云:“吸血妖精!”

    為文抄公畫像

    才不在高,抄抄就行。學不在深,改改則靈。斯雖陋術,唯君獨精。面對參考作,心想鬼竅門。報刊知多少,責編有幾人?只須動幾字,換個名。無創作之勞苦,有名利之收成。越抄膽越大,愈混路越精。讀者云:“熟哉此文!”

    爆竹銘

    光如閃電,聲似雷鳴。逢年過節,結婚死人。仗它擺闊,靠它助興。不分晝和夜,無論晨與昏。猛地一陣響,驚心動魄魂。一年四季里,時常聞——某人眼炸瞎,某處火災生。既傷身破財,又污染環境。眾嘆云:“惡習害人!”。

    博彩銘

    注不在多,參與就行。號不在精,有運則靈。重在奉獻,唯憑心誠。下注播希望,開獎盼佳音。中獎固可喜,不中亦怡情。號可用心選,隨意生。無儲蓄之費事,無炒股之勞神。兩元人民幣,一周發財經。自慰云:“下次許行!”

    我現在效仿西晉傅玄《擬天問》和南朝鮑照《擬行路難》的擬作形式,根據唐朝劉禹錫名篇《陋室銘》,再自擬一篇“新《陋室銘》”。不求能與劉禹錫之文相提并論,只圖能夠表達某種思想情感。在此不是高攀搭乘名人之車,而是自撰新體擬古之作。

    官不在大,有權則行。錢不在多,有利則贏。雖是公堂,唯我獨親。朝廷上問鼎,市井中爭名。談笑無鴻儒,往來是官丁。可不管國事,讀真經。有靡靡之歌舞,有腐化之未寧。秦末徭役重,明季三餉興。孔丘曰:“苛政猛虎。”
本文來源于古典文學網www.crimcm.tw),轉載請保留原文鏈接及注明出處。
上一篇:雄文剖析
下一篇:名詩講解
最新評論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相關閱讀
  • 《中國上古神話新編》連載1015-02-27

    黃帝戰蚩尤 (先秦文學研究組) 有系昆1之山者,有共工之臺,射者不敢北向。有人衣2青衣3,名曰黃帝女魃。蚩尤作4兵伐黃帝,黃帝乃5令應龍攻之冀州之野6。應龍畜水7。蚩尤...

  • 莊子永遠成為不了聖人15-07-04

    這樣的標題不是在貶低莊子。 莊子對這個世界與人的瞭解,是深刻而透徹,在《齊物論》中表露無遺,足以稱為「至人」。 但是,同樣也在《齊物論》中談到「聖人懷之,眾人辯之...

  • 名詩講解16-04-15

    名詩講解 羅滄 民國俞陛云《詩境淺說續編》云:作者不過夜行,記事之詩,隨手寫來,得自然趣味。詩非不佳,然唐人七絕,佳作如林。獨此詩流傳日本,幾婦稚皆習誦之。詩之傳...

  • 詩歌與人生的完美結合——評價杜甫14-12-22

    中國歷史上偉大的詩人之一的杜甫,世人稱其為詩圣,其詩被譽為詩史,不管是杜甫的詩歌還是人生思想,后世的評價都是相當高的。本文主要從杜甫的生平,以及關于他的人生思想...

  • 高考詩歌鑒賞題中表達技巧分類與合并15-06-19

    在高中教學的課堂實踐中,我們發現高一至高三的許多學生面對詩歌鑒賞題中表達技巧一類題型,總是混亂不清,無所適從。答題時總是找不到頭緒,亂答一氣。究其原因,一是學生...

  • 莊子到底是什麼樣一個人?15-06-15

    個人資質魯鈍,不足以論斷任何人,更不用說要去論斷莊子,否則會是貽笑大方。 這是個人嘗試梳理 《逍遙遊》時,發現莊子把自己定位在文章中。 那莊子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呢? ...

  • 莊子「為是不用,而寓諸庸」的第三次說明15-06-28

    莊子在《齊物論》提到二次「 為是不用,而寓諸庸 」,第二次是怕我們不懂,所以再一次引證它的意涵。因為,第二次原文已說明「為是不用而寓諸庸,此之謂以明」。 但是,兩...

  • 《中國上古神話新編》連載315-02-05

    萬物之源 (先秦文學研究組) 元氣1蒙鴻2,萌芽茲3始,遂分天地,肇4立乾坤5,啟陰感陽,分布元氣,乃孕6中和,是為人也。首7生盤古,垂死化身;氣成風云,聲為雷霆,左眼...

  • 名文剖析16-04-11

    名文剖析 羅滄 東晉 陶淵明 《移居二首其一》云:鄰曲時時來,抗言談在昔。奇文共欣賞,疑義相與析。題記 唐朝劉禹錫《陋室銘》云: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

  • 莊子一生最珍貴的夥伴15-06-21

    誰是莊子一生最珍貴的夥伴呢? 是他的父母嗎?是他的老婆嗎?是老子嗎?是惠子嗎? 都不是。答案就在莊子《齊物論》中,容個人好好說來。 老子思想談「無私」,莊子在《 逍...

相關欄目:
  • 古體詩詞
  • 古體辭賦
  • 現代詩歌
  • 唯美古風
  • 散文隨筆
  • 文化隨筆
  • 讀書筆記
  • 小說故事
  • 雜談評論
  • 漫說歷史
  • 學術研究
  • 其他類型
  • 新快3和值技巧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