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古典文學 > 投稿 >
登錄 新用戶注冊

望穿云水,誰的錦書翩然而至

作者:蘇子默來源:古典文學網發表于:2018-12-02 15:40
八月,滿苑的月桂清香郁馥,念著那一縷渺遠的思緒,輕輕飄上了云端。欄外梅雨,纏纏綿綿癡戀著指尖,悄悄濡.濕了心情。可否,載著濕濕憂愁,心海茫然處,蘭舟輕搖,與我擺渡放歌?----題記。
 
黃梅時節家家雨,青草池塘處處蛙。梅子花靜靜地綻放,細雨悄悄的淋漓。七月已然開始飄飄灑灑的梅雨,貪戀著紅塵,一直到了八月還舍不得離去。
 
一場煙雨,一夢江南。總是在想,如此多情的梅雨,在江南會是怎樣的纏綿?多少樓臺煙雨中,透過窄小的窗欞,我能否看得到魚鱗瓦上氤氳著的霧靄?渭城朝雨邑輕塵,馬蹄留香的酒肆旁,我能否嗅得到一杯清酒里洇化的晨露?天街小雨潤如酥,木屐忍踏遙看近無的嫩綠,我能否觸得到眼角潤物即化的春雨?
 
如詩如畫,平平仄仄的詩行里尋尋覓覓。小巷里弄,追隨她的腳步走過一塊塊青石板,浪跡滾滾紅塵。容若可以,我愿青燈長伴古佛,于那禪房之中日日默念裊裊的焚香,祈愿修緣,只為千年后能與你在這一場煙雨里遇見。
 
八十四骨的紫竹傘,西子湖畔的斷橋邊,苔上的新雪你是否來過?我們能否在這里重逢?千年后,淪落紅塵,便安于天涯盡頭的花洲畔。雁字回時,月滿西樓,燈火闌珊處,輕解羅裳,舉杯邀月共舞。憑欄獨立,望盡天涯路,玉簫沾唇,為你淺奏一曲《孤星獨吟》:去年今日時,正與友相談。處處閑聲有,共笑游人間。怨大地,恨蒼天,紅塵惹人戀。無敵手,又何妨,空余淚漣漣。回眸處,細語間,對影、自嘆。有誰可知,孤獨,有多憂愁?有誰可知,笑與淚,差別、多大?
 
陰晴圓缺的夜里,我對月清唱撫慰無眠的枕角。春風閣的樓臺上,你可曾看見我為你徘徊踟躕的的身影?花洲河畔的青石板上,你可曾看見我為你灑下斑駁的淚痕?
 
千年后累世情深,我躲在書院依舊等你。年年歲歲對著一成不變的古宇樓臺賦詩頌詞,靜思一世繁華云煙。雁去雁回,閣樓上輕落的鴻羽似乎訴說著它曾來過。花開花落,蓮池里潺湲的清泉終是難覓魚腹錦書。迎風而立,淡看塵世滄桑。弱水三千,我取一瓢獨飲。南閣小路,手捧墨香古卷,笑看花開花謝花飛湮。憂樂亭邊,獨面如血殘陽,遙望云長云消云自歡。
 
我終于沒有蜷縮在夢里水鄉的柔婉風情里纏綿,沒有煙雨江南采擷紅豆千里寄相思的詩意畫卷,也沒有吹面不寒楊柳風里執手畫眉問深淺的郎情妾意。這里是花洲書院,我只是一個書生,沒有白衣翩躚,沒有玉笛橫吹,沒有金樽芳酒。我只好青衫單衣,竹簫獨吟,斷齏劃粥。吟誦著,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
 
花洲,花洲……路盡隱香處,翩然雪海間。灼灼其華的桃花紛紛墜落化作了護花春泥。滿樹梨花飄飄,恍惚隔世你我初遇的那場漫天大雪。落花,落花……我倚窗呢喃,花開是畫,花落是詩,花開花落,花落花開,寒來暑往,又是幾度春秋……縱然于這世間平添了一場落花,也要不負韶華。
 
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我走過桃苑,走過李苑,始終無法走進梅苑。百花爛漫,她在從中盈盈含笑。終是不知,那是一種怎樣的胸襟情懷……輕輕走過,怕驚擾了這一份神圣安寧。木槿花開得正歡,大瓣大瓣的殘花從枝頭飄飄悠悠晃下來。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比情此景,少了一個葬花人,少了一地清淚,少了一把花鋤……只有我這個滿口之乎者也的書生不解風情,撐著一把傘,默然靜立……
 
終于在桂苑停下了腳步。八月的黃昏,望著夕陽絢麗的色彩慢慢褪去。時光荏苒,細數流年的過往,匆匆忙忙十幾個春秋,我留下了多少感動的片段?還有多少人像我一樣執著于筆尖凝聚的芳華?還會有誰在這落日的黃昏輕輕拂去記憶上的浮塵,翻看昔日的花樣年華?
 
我是一個執著的人。清風半夜鳴蟬,四樓的連廊有我的執著,執著于等待夏夜的寧靜。和風細雨不須歸,林間的幽經有我的執著,執著于守候微涼的安然。我一直都相信,在時空的盡頭,在天涯的海角,總會有人等我,等我與文字相守,等我與墨香為伴。鴻雁長飛光不度,魚龍淺躍水成紋,我望穿云水,執著再執著,云端,誰的錦書翩然而至?
 
紅箋小字,帶去了我所有的期待,也帶去了我整顆心。梅雨點點,濕了桂花,濕了信箋,濕了心情,撐傘或者不撐傘。雕攔玉砌的狀元橋下,昔日盛放的白蓮收蕊藏香,一如安然酣眠的美人兒,搖曳著多姿的風情。不知她是否和我一樣等待著雨后的日光傾城?
 
被那濃葉里的一抹淡黃感動,感動于他們的游絲轉動的暗香。閉上眼睛,低頭輕嗅,莞爾淺笑,淡淡的清香慢慢融進血脈,整個世界一片空靈澄明,剎那間忘了身處的三界,羽化成仙……素手折枝,擷一瓣清香,欣欣然收藏初生嬰兒般的純凈。這每一程都有清風相送,每一天都有桂香縈繞。
 
淅淅瀝瀝的秋雨終于是倦怠了,只留下朦朧的霧靄籠罩著淡淡的清香輕輕蕩漾。拿到來信,我看見所有的美好傾城頃刻間綻放,所有的期待剎那間盛放成一團圓滿的碧荷,在無波的心湖搖起層層漣漪。那一襲桂鄉似是更濃了,久久徘徊在月桂下,舍不得撲鼻清香。以后若沒有我來看他們,他們會不會寂寞,又會不會想我?輕笑,轉身離去……
 
陽光明媚的灑下斑駁的樹影,彳亍在濃陰里慢慢拆開了塵封的郵戳。清秀婉約的字跡慢慢明朗,字里行間的舊夢,深深淺淺的思念,千里萬里的時空,略顯稚嫩的言辭,如水搖曳的清韻,咿咿啞呀的呢喃,都在信箋上慢慢走來。那一份相知相惜,那一縷相思相憶,輕輕撥弄了心弦……
 
現在,午后清閑的時光碎碎的灑在窗臺,竹葉婆娑著影子搖曳起舞。泡上一杯清茶,鋪開精美的信箋,思付良久,飽蘸濃墨,涓涓心事在筆尖流淌,清茗裊裊的茶香,桂花淡淡的清香,悄悄溢滿了心房……
 
如果可以,我愿意將時光裝進信箋,指尖作筆,白云為墨,在水晶藍的天空上寫下我們年少純真的美夢,封存在年輪的郵戳里,讓風兒帶著它,輕輕地、捎去我所有的祝愿和芬芳……
 
 
子默落筆
八月廿七于花洲桂苑
本文來源于古典文學網www.crimcm.tw),轉載請保留原文鏈接及注明出處。
相關欄目:
  • 文化雜談
  • 經典文摘
  • 風云人物
  • 國學資訊
  • 儒家
  • 道家
  • 墨家
  • 法家
  • 新快3和值技巧总结